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为了争取经营小卖部的机会
为了争取经营小卖部的机会

为了争取经营小卖部的机会


  校长办公室里,吴强依坐在办公桌前的靠背椅上,看着站在门后的老娘们说道,连座都懒得让。

  这位牛老师对年轻校长的冷淡仿佛丝毫不见。继续用献媚的语气说道:「呵呵。吴校长,我是想跟您说说学校小卖铺的事,这么多年,学校的小卖铺一直是我们夫妻两在干。

  您说就像平时咱学校里用个啥东西,老师们谁缺个啥,买个啥,我都是能不要钱就不要,非要给咱也是最低价,进价给的。

  学生们来这买零食,买文具的,有钱没钱的,差个几毛的,我们两口直接就给了,小孩儿嘛,自己的学生。

  还有咱学校没人时,晚上、假期里,我们夫妻成天是提心吊胆,时刻替学校操着心呢,就怕东西丢了啥。呵呵……」听着这老娘们啰哩啰嗦的没完没了,吴强不由得越发心烦焦急。

  蓦然吴强又想起傍晚见到的周素英,靠,这老娘们的大屁股可真诱人,裹在脚蹬裤里的丝滑发亮,真想操死那骚货。还有那双丝袜老脚,妈的,看的就眼馋。

  一心想着淫事,吴强根本无心听牛老师说啥。欲火难耐中,吴强竟忘了牛老师还在屋里,不由自主的伸手揉弄起裤裆里的大鸡吧。刚开始还是隐隐的,不易察觉。慢慢的竟旁若无人的大力搓弄起来,呼吸也越发急促。

  「呼……呼……赫……赫……哦……」

  牛彩凤此时一边说着,一边正偷偷注视着年轻新校长的表情,琢磨着怎么开口求领导呢。蓦然看到校长如此淫秽的表现,惊得目瞪口呆,张口呆立在当场。

  而吴强却还恍然不知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,自摸的力度越来越大,此时牛老师已经停止了说话,夜晚寂静的办公室里年轻校长呼哧的呻吟声越发刺耳。

  仔细听,其中仿佛还夹杂有一丝丝女人的喘息声,场面真是尴尬诡异。

  这场景不知持续了多久,屋内的两人仿佛都被催眠定住了。直到吴强蓦的醒来,忽然意识到什么,一眼看向门后办公桌前的牛老师,「啊……」伴随着女人的一声惊呼,两人才回过神来。

  靠,糗大了。吴强赶忙收手,调整自己状态。看着眼前的下属,拿出自己校长的威严。

  「咳……咳……恩。那个……牛老师您刚才说什么?是学校小卖铺的什么事吗」此时,吴强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,内心也是尴尬异常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是想跟您说下继续承包小卖铺的事,以前学校小卖铺一直都是我们夫妻两干的,您看呢?」听到年轻校长问话,牛彩凤也赶忙回过神来,紧张的回答道。

  原来是这回事,靠。今天被这老娘们打搅了好事,在张玉华屋里时吴强就暗恨要把这女的撵走,此时一听,立即便说,「哦,这事我正要找你说呢。是这样,县教育局刚下发了通知,考虑到学校是教书的地方,还有学生的卫生安全问题,以后所有中小学校里不准再有小卖铺。所以以后小卖铺不光是你,谁也不能干了。

  学校里以后就没有小卖铺了。你回去跟家人也商量下,尽快搬出去住,学校是办公场所,不相干的人不允许待在校园里,影响正常教学……」「啊……别……不要啊校长,您看以前不一直挺好吗,怎么突然就不让干了呢……求求你了校长,我们家就指望这小卖铺的,我老公也没别的工作……」刚听到校长说到一半,牛彩凤就慌了。真是晴空一声霹雳,感觉天都塌了。

  小卖铺可以说是自己家最大的收入来源了。别看平时对外人说不挣钱,其实自己心里知道。比起那点微薄的工资,小卖铺才是个金库呢。全校这么多学生,每天吃的喝的,这是多少钱啊。自己两口子全靠这个不起眼的小卖铺发财了。以前老校长在时,两口子没少送礼,请客吃饭。把老校长喂的饱饱的,加上又是学校老师,同一个村的人,这么多年才平安无事,一直由夫妻两经营着学校的小卖铺。

  今天原本见机想跟新校长求求情,攀攀关系,回头再送点礼,不但把小卖铺的经营权弄到,顺带搞好关系再求求教师转正的事,原本计划周密,没想到竟听到这样的噩耗。

  牛彩凤真是快哭了,这可要了全家人的命了。要是换了别人,自己受了欺负,牛彩凤早就露出农村妇女的本色,不顾老师形象,泼妇似的骂起街来,甚至直接动手了,敢欺负老娘,哼。

  然而此时面对这个年纪轻轻的校长,听说他爸还是县教育局长,牛彩凤是半点脾气不敢发,只能装作可怜兮兮的,哭着求情。

  「校长,求求你了,我们家就指望这小卖铺呢,呜呜……以后我们肯定做好卫生工作还不行吗,学校以后办公用啥就直接从我家卖铺拿好了,求您了,小卖铺真是我家命根子啊……呜呜……」看着这农村大姐说哭就哭,顷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自己,吴强不觉有点好笑。其实自己跟这老娘们也没啥仇,原本也犯不着整她。虽然这老娘们也不是啥好玩意。不过谁让她坏自己好事呢。有她一家子待在学校里,自己啥坏事也干不成了。自己还想跟老情人好好亲热亲热呢,为自己性福着想,必须把她撵走。

  想到以后偌大无人的校园里,就自己跟张玉华个老骚货,嘿嘿……对了,还有周素英那个老骚货,妈的,老娘们屁股真大,操死你个大屁股。吴强不由得又想歪了,淫欲说来就来。

  「吴校长,求求你了,您看能不能跟教育局通融通融?」牛彩凤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教育局有这新规定,不过这位年轻校长的老爹就是教育局长,就算有规定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吗。说来说去还是得求眼前的校长啊。

  此时牛彩凤进前几步,来到年轻校长的身前,俯下身子,梨花带雨的再次恳求起来。

  吴强正意淫着以后的性福时光,想着周素英的丝滑大屁股想入非非,猛然却见身前多了个人影,白色的的确良衬衫,丰满的奶子从领口若隐若现。向下还有自己正念念不忘的丝滑大屁股,包裹在淡青色的脚蹬裤里。顺着丰满诱人的大腿向下,正是周素英那双肉色丝袜老脚,穿在白色的凉鞋里。

  此情此景,吴强哪里还忍得住,浑然忘了哪里不对劲。一把就将那丝滑的大屁股搂抱了过来,骑在自己身上。大手一边使劲揉搓,裤裆里的大鸡吧同时用力的向上顶弄摩擦。

  「哦……啊……操死你这大屁股,骚屁股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」「啊……」突然被年轻校长这么一弄,牛彩凤吓呆了。牛彩凤实在想不到竟然出现这么个状况?眼前这个帅气英俊的年轻校长竟然对自己有意?竟然要占自己的便宜?

  天啊,牛彩凤此时真是有点晕了。

  一方面是被吓到了,一方面竟然有点突如其来的惊喜。

  万万没想到,自己竟然遇到这种事?被年轻帅气的校长看上了?天啊!

  一辈子没人关注的老女人此刻被性福冲昏了,还没怎么着胯下便淫水直流,跨坐在年轻校长的身上任由搓揉,晕晕呼呼的。

  再想到,自己的小卖铺,教师转正,天呢,牛彩凤幸福的快晕过去了。

  老女人的一声惊叫猛然唤醒了陷入意淫的吴强,靠,弄错了原来。再看眼前坐在自己怀里的老女人,丰满的乳房,丝滑的大屁股,一模一样的穿着打扮,连发型都一样,同样的在脑后用一根皮筋束着头发。

  其实农村人穿衣打扮本就单调,同款同色衣服很正常。也难怪吴强弄错。

  此时校长办公室里,牛彩凤跨坐在年轻校长的大腿上,大屁股正被校长在身后用力的抚弄揉捏,弄的老女人不住前后颠簸呻吟。吴强的大鸡吧被刺激的死死的顶住老女人的肥屁股,憋了一晚上的欲火再也控制不住。

  气喘吁吁的揉弄着身上的骚肉,吴强抬头看去,发现这位牛老师其实长的并不差。鹅蛋形的脸蛋,长长的辫子。身上也是丰乳肥臀,虽然不及周素英丰满,但比较起脸蛋,其实比周素英还好看,周素英是方脸,肉肉的,看起来有些圆润。

  而这牛老师却是标准的鹅蛋脸,也不像周素英那么丰南多肉,瘦瘦的脸形很好看。眼睛,眉毛,鼻子长的也很好。只是嘴有点让人厌恶,一看到那张嘴,就想起这女人恶毒骂人的样子,嘴角唾沫横飞。

  说到底怪只怪这女的平时给人印象太差,让人完全没有好感,直接忽略了她的相貌。

  然而此时吴强欲火焚身,便顾不得以往对这女人的厌恶了。妈的,今天就拿你泄火。操死你个骚货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吴强手托大屁股,一把将牛彩凤抱了起来,还没等牛彩凤啊的惊叫声落地,俯身便压在了身前的办公桌上。

  「啊……别,校长,赫。赫……我老公和两孩子还在小卖铺没睡呢。」躺在办公桌上喘着气说完这话,牛彩凤紧张的侧脸向窗外望去,只见小卖铺里还亮着灯,两儿子的打闹声不时传过来,再扭过脸紧张害羞的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年轻校长,牛彩凤忽然有种偷情的强烈刺激。

  「赫……赫。我就是要当着你家里人操你。」,看着眼前害羞的老女人,吴强一边喘气,一边兴奋的说。

  「啊……别……赫……赫……把灯关了校长」

  电灯的开关就在桌前,吴强随手啪的一声关掉电灯,接着两手一抄就把两条丰满丝滑的大腿举了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丝腿在握,吴强再也无需忍耐。憋了一晚上的欲望,终于可以尽情发泄了。

  只见吴强啊的大吼一声,埋头便从大腿一路舔起,左右互换,亲亲这条腿,再换那条,一路向上,直到丝袜脚面。嗅着丝脚上的骚味,吴强一把将白色的凉鞋扔掉。将两只丝脚并拢摁在脸前,深深地嗅闻着。

  「哦……好骚的丝脚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尻死你,尻死你个骚货……啊……」

  闻够了丝脚,吴强扔下两腿,三下五除二脱光身上的衣物。随即又抓起两只丝脚,用脚心夹住自己硬邦邦的大肉棒,用力摩擦起来。

  「哦,好爽……哦……骚货,自己动,用你的骚脚好好按摩下老子的肉棒」随即吴强退后坐回了身后的椅子上,抓着牛彩凤的丝脚引向自己的大肉棒。

  「啊……校长……赫……呼……」

  牛彩凤一个农村妇女哪见过这样淫靡的事,害羞的同时,又不由得感到异常兴奋刺激,口中不住喘息。好在现在屋里一片漆黑,唯有不远处小卖铺的灯光,在这漆黑的夜晚格外刺眼。牛彩凤不由得扭头看看那边的灯光,耳听着两个儿子打闹声,还有家里电视机正在上演的电视剧声,再回头看过来,浑身赤裸的年轻校长坐在身前的椅子上,正拿着自己的丝脚,夹着那条硬邦邦的大鸡吧抽插着,嘴里还命令着自己。

  啊,呼,牛彩凤快要喘不过气来了。听到校长的吩咐,羞红着脸乖乖的举起自己的臭丝脚,夹着年轻校长挺立的大鸡吧卖力套弄起来。

  啊,好硬,好烫的大鸡吧。一会儿就要操自己了吗?呼……呼……感受着大鸡吧的硬度,牛彩凤一边套弄着,一边急剧的喘着气。

  「哦,舒服……夹紧,再快点骚货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」「赫……赫……啊……」牛彩凤此时血液上涌到脸上,脑袋晕乎乎的,茫然的跟着年轻校长的指示吃力的套弄着大鸡吧,嘴里赫赫的喘个不停。

  「哦……骚货……啊。乎……」

  随着老骚货的卖力套弄,吴强此时只觉爽翻了天。再弄下去,搞不好就要射出来了。于是一把抓住牛彩凤的两脚,霍的站起身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牛彩凤惊叫出声。

  吴强随即不由分说抓住脚蹬裤的裤腰,连同里面的内裤,一把褪下到膝盖,向上抬举起双腿,露出下面早已淫水泛滥的骚穴。

  没有片刻迟疑,吴强挺起大鸡吧,对准下面的肉洞,一杆进洞。

  「啊……校长……」牛彩凤啊的叫出声来。

  随即漆黑的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快速的啪啪肉体撞击声。

  「啊……操,操死你个骚穴,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憋了一晚上了,吴强再不迟疑。就着这个姿势,举着牛彩凤的两条大腿,一口气快速的操了5分钟。

  「啊……校长……啊……」

  只见牛彩凤忽然屁股极力向上拱起,脚尖绷直,双手抓住桌子的边缘,脑袋左右摆动,脸上扭曲成一团,嘴里呜呜哇哇的喊叫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骚货,骚逼,我也来了,射给你,射死你……啊……」感受着下方骚穴的一阵夹紧,接着一股阴精浇在龟头,吴强再也忍不住,迎合着老骚货的高潮便射了出来。

  ...............